2020年4月2日

香江畔的思索\香港2.5产业前景展望(下)

  图:疫苗研发与生产是一个适合香港发展的2.5产业案例

  有潜力在香港发展的2.5产业并不少。这类产业能充分利用本地固有的服务和制度优势、避开本地的客观局限,拓展香港在供应链中的功能,把产业“做实”。不过,香港发展2.5产业仅有一个短暂的时间窗口,逾期不候。建议政府将2.5产业纳入“未来基金”下的“香港增长组合”,通过提供资源及有关政策,借内外之力启动2.5产业发展,从而推动经济实体化和多元化,为年轻人开创一个新时代。\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兼职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洪 雯

  文接3月8日A14版

  疫情之下,香港本地开始设口罩生产线,民间启动,政府跟进。笔者在上篇指出,这一发展可能成为带动香港经济结构转型的契机,而2.5产业应成为香港产业结构多元化和实体化的新方向。原因为何?有哪些2.5产业有潜力在香港发展?可以从几个案例说起。

  飞机发动机与零部件维修的启示

  数个月前,笔者参观香港航空发动机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发”)位于将军澳工业邨的厂房,并有机会访谈了几位管理人员,有大开眼界之感。原来,香港这个航空枢纽的功能并不只是飞机起降、运人运货;全球超过30间著名航空公司的空中巴士或波音飞机,其中所采用劳斯莱斯飞机发动机和零配件,均是在香港进行检测、维修、改装、保养。

  港发由劳斯莱斯股份有限公司和有70年历史的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机”)各持一半股权联合组建,为业界提供最高品质和最为全面的发动机维修服务,是劳斯莱斯全球维修保养网络中获得最多金奖认证的服务供应商。

  港发目前在港有40个航空发动机维修车间,每年能处理约250台大型劳斯莱斯发动机,成立至今已修理了近4000台,来自亚洲、欧洲、中东、西非的超过30家知名航空公司。

  港发的案例让笔者思考,为什么飞机发动机维修这种跟香港传统四大支柱产业相差甚远的行业能在香港发展起来?这个行业给香港社会和经济带来了什么影响?未来有没有在香港扩展的可能?

  事实上,飞机发动机维修便是一个典型的2.5产业,衔接上游的发动机制造和下游的航空服务,本质上算是服务业(维修服务),但同时具有制造业的诸多职能,包括研发、加工、组装等。这一行业有两个显著的特点:第一,行业准入门槛非常高,对核心技术和知识水平、服务水准、企业诚信、交付周期、乃至知识产权保护、法律配合等等都有极高要求,必须得到客户深度和全面的信赖;第二,对基本的成本不敏感,也就是说对工资水平、土地价格的接受度较高。发动机作为飞机的核心部件,决定了飞行安全,本身价值极高昂,行业增值高,安全性、可靠性才是首要的考虑因素。

  而香港能出现这一行业的领先者,有企业层面的因素,却也有香港制度层面的原因。

  企业层面,港发整合了母公司劳斯莱斯作为原始设备制造商的实力,以及港机在飞机发动机维修领域数十年的积累,技术精湛,设施一流,并在诚信、合规方面有多年的良好纪录,得到行业信赖。

  但必须指出,在过去四十年香港“去工业化”的过程中,港发这样一个占地不算少、成本不低、也不算轻型的企业,并没有跟随其他制造企业,转移出香港,皆因这个行业的发展与香港本身的制度优势有密切关系:一方面,交付周期的确定性和快捷性是该行业的关键因素,而飞机供应链极长,涉及无数零部件供应商,供应链整合极为不易;另一方面,香港作为自由港和国际物流枢纽,无关税,海关程序极其简便,物流高效,保障了各个零配件的灵活、快捷进出,是供应链管理枢纽的理想地点。港发在交付周期上一直保持行业领先,不仅能弥补香港土地和人力昂贵的劣势,反而使综合成本极具市场竞争力。这一点,无疑得益于香港自身优势。

  此外,如前所述,安全性、可靠性是行业的首要考虑因素,在技术、诚信、合规、知识产权保护、专业服务精神等方面都必须有长期的良好记录,才能得到客户信赖。香港一直比较有国际信誉,不是短期之内会被轻易超越的。且香港的普通法体系亦与海外市场相一致,这些都是港发能立足于国际的必要条件。

  而且,这一行业增值不低、对基本成本不敏感,亦符合香港的现实条件。飞机发动机维修在香港的发展,也给经济带来了乘数效应,与香港航空业互相促进的同时,推动了以香港为枢纽的航空零部件的贸易和流通,并带动了香港航空技术的科研。

  在访谈中,港发表示其产能一直处于饱和状态,该产业在香港存在进一步扩展的潜力,但难点在于员工招聘。港发给出的薪酬不低,招聘无学历和背景要求,公司提供三至四年培训,完成后可拿到香港民航处牌照,工作稳定,亦有升职空间和途径,但仍然面对人手不足的境况。原因主要是香港没有制造业文化,年轻人多对蓝领岗位有偏见,对这一行业缺乏认识。显然,没有必要的社会支持,单靠市场自身的力量,即使有需求,该行业亦难以进一步扩展。

  正如香港设口罩生产线,是因为有足够大的外来驱动力(疫情导致的口罩荒);要进一步拓展飞机发动机维修业,使之成为香港潜在的新增长点,恐怕也需要非正常市场的因素来推动。

  其他适合香港发展的2.5产业案例

  另一个2.5产业的案例亦涉及维修服务。某国际奢侈品牌曾计划在香港设立亚太区奢侈品集中售后维修和保养中心,将产品汇集到香港来集中维修保养,不必分别在每个市场设立维修点,从而提升效率、节省成本。这一模式涉及大量奢侈品的跨境流通,并非每个地方都适合做。香港自由港的地位、文化和时尚触觉,以及前面提及的各种优势,正好发挥出来。若能成事,香港在奢侈品牌供应链中的功能就从单纯的流通拓展到了新的环节,本地增值增加之余,并可能带来其他连带的增值服务。很可惜,该计划未能落实,据悉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厂房。

  疫苗的研发与生产亦是一个适合香港发展的2.5产业案例。近年大量内地居民来港注射各类疫苗,但疫苗全部来自于进口,香港本地增值有限,还出现因供应不足而影响本地市民接种疫苗的问题。其实,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并不需要大量土地和大量劳动力的投入,生产过程亦属于轻型、知识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能为香港带来不少质量较高就业,并推动科研水平提升;而香港长期在医疗、制药方面的优势也可以发挥出来,因此完全有可能在香港发展。

  其他有潜力在香港发展的2.5产业还有不少,包括医药(中西药)、医疗器械、高端食品或保健产品、高端服装定制或时尚产品、高端珠宝和钟表、汽车关键零配件等等。这些产业有几个共同特征:

  其一,均为知识、技术、工艺或资本密集型产业,进入门槛不低,增值水准亦相对较高,能为香港创造质量不错的就业;

  其二,大多属于轻型的制造服务,对土地、劳动力、原材料的需求量不太大,符合香港的现实条件;或者如飞机发动机维修,产业比较重,但对成本不敏感;

  其三,可配合亚太地区不断上升的消费需求,有潜力服务亚太甚至更大的市场;

  其四,上述领域都与香港在服务业和制度上的优势息息相关,充分利用了本地的条件。

  前文列举的2.5产业并非是全球最高端、最前沿、最高增值的产业,但这类产业连接了制造与服务,在充分利用本地固有的服务和制度优势、避开本地的客观局限的同时,将香港在供应链中的位置从纯粹的商品流通扩展到工艺、技术、研发等与制造紧密相连的环节,既可推动香港产业结构的实体化,又能创造中等增值的就业、丰富年轻人的就业选择。

  2.5产业反过来能促进香港服务业的发展。随着2.5产业的发展,香港在供应链上的角色得到深化,将提升香港对供应链的“黏性”,使得香港在服务方面作用不易被外界替代,甚至带动其他增值活动在香港发展,包括产品设计、检测认证、包装、标签、维修、贸易、物流等等,带来经济的乘数效应,打造“香港制造+香港服务”组合品牌,稳固香港服务业之余,对产业实体化大有裨益。

  呼吁2.5产业纳入“香港增长组合”

  未来五至十年,将是香港发展2.5产业时间窗(Window of Opportunity),过期不候。这一判断,是基于目前香港较之于周边城市的比较存有优势而言。

  与内地城市相比,香港的核心优势在于其作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资金、资讯、货物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自由流通──这是香港发展2.5产业的制度基础。但未来五至十年,内地城市的开放程度无疑会有实质性提升;一旦服务业在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内地城市崛起,形成“制造+服务”的全产业链,2.5产业也必然随之崛起。届时,香港再来追赶就为时已晚。

  刚刚公布的《财政预算案》,其中一个亮眼的措施便是政府采纳了专家的建议,计划动用“未来基金”的十分之一(约220亿元),设立“香港增长组合”,直接投资于“与香港有关连”的项目。这一模式可视为“港版淡马锡”,是香港向“有为政府”迈出的第一步。但基金如何使用,值得进一步思考。

  香港多年来的发展现实已证明,在单纯的市场条件下,亚太奢侈品集中维修中心、疫苗研发生产等2.5产业难以自发形成;继续依赖市场自发选择,香港的产业结构将越走越窄,年轻人的出路也会越来越窄。此次疫情,促成了本地口罩生产线的设立,让我们看到香港并非不能发展“制造服务业”,只不过需要巨大的非市场力量来推动。

  笔者认为,应将2.5产业纳入“香港增长组合”,并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应尽快研究、锁定产业发展目标,通过“未来基金”提供资源,辅以其他鼓励政策,启动2.5产业在本地的发展;同时提供激励、改善市场环境,大力吸引此类产业从国际转移来港。通过内外配合,抓住转瞬即逝的短暂时间窗,形成先发优势,建立起2.5产业发展的基础,推动经济实体化和多样化,为年轻人开创一个新时代。 (完)

皇冠平台-国际经济 皇冠官网-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唯一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娱乐官方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门户网站-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