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2日

深度涛解/当心美股二次高位俯衝/天风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宋雪涛

  图: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佔GDP比例升至47%

  美股自身存在风险,疫情只是下跌的促发因素。第一,美国经济本就不乐观,2019年美国经济短周期高位回落,2019年8月美国ISM製造业PMI(採购经理人指数)跌破荣枯线,2020年2月美国Markit服务业PMI也跌破荣枯线。第二,美股在调整之前,技术层面已经出现超买,持仓集中情绪亢奋,静态估值偏离度较高,积累了较大的调整风险。第三,今年大选年不确定因素很多,疫情叠加选情,美股可能出现类似2018年四季度的大幅调整。信用市场泡沫和中小企业债务是美国金融体系的脆弱点,如果是疫情引发美国中小企业债务危机,不排除本轮大牛市结束的可能。

  3月3日美联储一次性降息50个基点,虽然幅度符合市场预期,但发生在非常规时间。之前美联储进行非常规降息时,都发生了经济危机或衰退(2007-2008,2001,1998),这次盘中降息引发了海外市场恐慌,当日美股大跌。美联储降息之后,全球央行将开始降息潮。美联储还有100个基点的降息空间,3月18日议息会议可能继续降息25个基点。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信用溢价可能上升,降息对消费和投资的刺激作用有限,主要作用是降低无风险利率,推升金融市场的流动资产价格。

  随着全球央行开启降息潮,海外市场将出现超跌反弹。如果疫情全球蔓延造成了实质性的经济衝击,海外市场将出现二次下跌,真正的底部才会出现。第一次下跌对应的是恐慌情绪,第二次下跌对应的是经济衰退的预期,中间的反弹对应的是全球央行的宽鬆。

  A股受海外负面影响小

  从现在海外的疫情曲线来看,海外疫情可能大概率控制不住,如果不採取中国的集中防控方式,则疫情可能持续到5月至6月气温上升。可以预见二季度美欧日经济数据将表现较差,可能对中国二季度出口和全球产业链产生较大影响。

  外围市场大跌加速了国内市场的内生调整和风格切换。随着复工加速恢复和政策加速出台,成长股和价值股的极致分化有所收敛,低估值价值股的防禦属性相对上升,成长股出现一些正常的回调,科技类公司的分化将会越来越大,核心还是关注产业的长期趋势。

  整体来看,3月国内市场可能跌宕起伏,一方面海外疫情扩散发酵较快(相当於中国1月下旬至2月中上旬),美股不排除二次高位俯衝;另一方面中国央行可能跟随性降息、下调存款基準利率25个基点、公开市场操作下调5至15个基点,从现在到3月20日是观察降息的窗口期。

  由於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住疫情,国内市场的政策面和基本面均向上,如果海外出现二次下跌(可能性较大),A股受影响的程度小於第一次。出口相关个股可能受到海外负面影响,内需相关个股会表现出较强的复甦和结构分化。

皇冠平台-国际经济 皇冠官网-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唯一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娱乐官方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门户网站-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