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2日

江南晓望\美急降息 全球再宽松

  图:美联储通过非常规会议大幅降息来避免恐慌情绪蔓延,缓解流动性紧张和金融市场压力

  北京时间3月3日晚,美联储召开非常规会议,宣布下调政策目标利率50个点子到1至1.25厘,同时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和隔夜逆回购利率50个点子,分别至1.6厘和1厘,而在今年1月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刚刚上调过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和隔夜逆回购利率。美联储表示本次降息主要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挑战和风险,美国经济基本面当前仍保持强劲态势。

  一、美联储反应速度超市场预期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从上周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呈发酵趋势,海外避险情绪急剧升温,上周恐慌指数VIX一度上升至40%以上,股票和商品等风险资产价格大幅调整,黄金和国债等避险资产价格上升。上周单周美国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11.5%和10.5%,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3.6%。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月14日的1.50%下跌至2月28日的1.13%,同时与3个月国债收益率倒挂幅度从1个点子扩大到14个点子。美国10年期和3个月国债收益率一般被视为经济衰退的领先指标,收益率曲线倒挂也反映了市场对未来美国经济的悲观预期。

  美联储在2月28日曾释放宽松信号,暗示货币政策将有所行动以对冲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随后市场对美联储3月降息50个点子的预期明显上升。本次美联储议息会议有以下重点:

  第一,本次货币政策的调整幅度较大。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历次目标利率的调整幅度均为25个点子,本次大幅降息50个点子释放了较强的政策宽松信号。

  第二,降息幅度符合市场预期,但降息时间超出市场预期。虽然市场对3月美联储降息早有预期,但美联储年度计划的3月会议召开时间为3月17日到3月18日,本次会议为非常规会议。美联储非常规会议召开频次较少,一般会议召开前均出现了金融市场的恐慌式调整,例如2001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911恐怖袭击事件、2008年1月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均通过非常规会议大幅度降息来避免恐慌情绪蔓延。

  第三,美联储暗示年内仍有其他货币宽松政策。美联储主席表示降息可以避免金融环境收紧,提升家庭和企业信心,但“一次降息不足以解决供应链问题”,暗示了美联储年内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可能,目前市场隐含的4月降息概率在55%左右。

  二、各国政府债务依赖持续上升

  全球疫情发生之后,OECD(世界经合组织)警告全球经济将面临次贷危机以来的“最大威胁”。新冠疫情已经严重抑制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扰乱全球供应链正常运行,波罗的海乾散货指数自年初以来下跌49%。

  面对全球性衰退的威胁,国际政策协作被快速提上议程,美联储降息将引领全球货币政策再宽松潮。本周G7召开财政和央行行长会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G7声明承诺使用一切可用工具,包括卫生健康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应对危机,并在这一点上达成了高度协同一致。日本央行发布紧急声明称,将努力提供充足流动性以确保金融市场稳定。英格兰银行也承诺,正与英国政府及国际合作,确保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来稳定金融和货币市场。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当天,澳洲与马来西亚央行也宣布降息25个点子,日本央行计划扩大日本国债购买规模。

  美联储宣布降息后,一方面市场预期有所兑现,另一方面美联储反应速度超预期显示疫情带来的挑战更为严峻,美股市场在降息后反而回落,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从3月2日的1.1%下跌至3月3日的1.02%。美联储本次降息后,政策目标利率的操作空间已更为受限。对于政策利率为负的欧元区和日本央行而言,货币政策的腾挪空间也相对不足。

  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可以缓解流动性紧张和金融市场压力,但短期内难以完全对冲疫情的负面影响,在中长期内则可能影响金融体系稳定。当前美国长期利率已降至历史最低,欧洲和日本仍在负利率状态,低利率给金融机构带来极大经营压力,并刺激金融机构承担更大风险,推升资产泡沫风险。目前主要央行在存量国债中持有比例不断增加,各国政府对债务依赖度持续上升,可能弱化结构性改革激励,降低长期潜在增速。

  三、中国或存在进一步降准可能

  中国是新冠疫情最先爆发的国家,货币政策最先做出反应,中国央行通过增加流动性供给和下调公开市场操作、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推动流动性宽松,存款类金融机构7天回购利率从1月底的2.5%降至3月初的2%,中美10年国债利差从2月初的1.43%下降至2月中旬的1.25%,人民币兑美元有所波动。但随着中国疫情初步得到控制而全球疫情进入爆发期,全球货币政策进入再宽松周期,中美10年国债利差从2月中旬以来再度扩大,在此次美联储降息之后进一步扩大至1.73个百分点,人民币兑美元强劲反弹。

  美联储引领的全球货币政策再宽松将进一步增加中国货币政策空间,中国央行可以更加从容地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未来中国央行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可能实施进一步降准,预计大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在年底降至11%左右。未来中国央行可能进一步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和MLF利率,引导LPR(贷款基础利率)进一步下行15至25个点子以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央行还将按计划推动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8月底以前存量贷款合同利率转为以LPR为基准的浮动利率或固定利率,这样转换之后LPR下调将影响存量贷款利率成本,有助于缓解中长期存量贷款的债务负担。同时,不排除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一方面维持银行体系息差,激励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并扩大信贷供给,另一方面鼓励家庭减少储蓄、增加消费,支持经济活动恢复。(作者叶丙南为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资深宏观分析师,张婉为宏观分析师)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 叶丙南 张 婉

皇冠平台-国际经济 皇冠官网-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唯一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娱乐官方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门户网站-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