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

建言献策\中美贸易“休战”的背后

图: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对美国出口明显下跌

  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谈判取得阶段性进展,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态势得到缓和。除此以外,中美谈判由力求一揽子协议转向分步骤、分阶段性的进行谈判,凸显了双方促进谈判与有意达成协议的诚意。为何中美贸易摩擦会出现阶段性转机?中美贸易“休战”的背后有何推动因素?\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10月10日至11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谈判取得阶段性进展。根据会后中美双方传达的资讯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态势得到缓和,美方推迟10月15日上调的2500亿美元商品关税从25%至30%,避免了更差局面的出现。除此以外,中美谈判由力求一揽子协议转向分步骤、分阶段性的进行谈判,凸显了双方促进谈判与有意达成协议的诚意。

  推动两国经贸关系健康发展

  此次,中美达成的“第一阶段协定”,除了推迟2500亿美元关税上调以外,并未就3000亿商品关税部分做出表述;此外,中国承诺购买价值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同时双方就汇率管理方式问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达成了意见,并讨论了后续磋商安排。

  会后,中美双方高层表态积极。特朗普在谈判表示,中美已经达成了“非常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定”,且“第二阶段协定将马上开始谈判”;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尽管还有更多工作要做,我们对关键问题有了实质的理解”。中方谈判代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表示,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希望双方相向而行,推动两国经贸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可以说,中美贸易此次“休战”,是自去年12月阿根廷G20峰会以来最重要的进展,打破了过去一年中美谈判拉锯、相持不下的僵局,十分难得。笔者此前曾在多篇文章中,详述避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重要意义。此次中美休战更加证实了笔者早前关于中美经贸谈判有望在11月APEC峰会达成阶段性协议的判断。

  符合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

  为何中美贸易摩擦会出现阶段性转机?中美贸易“休战”的背后有何推动因素?在笔者看来,如下几大原因共同促成了中美第一阶段协定的达成。

  第一,与中方达成协议,符合特朗普的大选连任需求。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一年多的时间,特朗普为了竞选,用一纸协定争取选票、赢得选民成为特朗普的重中之重。美国中西部豆农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选票至关重要,这是特朗普将农产品采购作为中美谈判的一个重要要求,且多次抱怨中国未履行购买农产品承诺的原因。此次谈判的一个重要成果是中国加大对美国农产品购买力度,因而特朗普在会谈后迅速表示,这对美国农民来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好结果”。(《特朗普“反覆无常”导致谈判失败?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四大关键问题》)

  美制造业新出口订单暴跌

  第二,关税冲击下,近期美国经济下行压力陡然增加。美国9月ISM制造业PMI为47.8,大幅低于预期,也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而新出口订单更是暴跌至41,为2009年3月以来最低;美国8月核心CPI加速上升至一年高点,年内美国长短期国债利差多次倒挂,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升温。

  倘若贸易摩擦升级,无疑会进一步拖累美国经济增长。虽然贸易摩擦以来,中国对美出口呈现断崖下跌,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速则下降更多,特别是飞机、化工、汽车等美国最重要的出口商品下滑都十分显著。此外,美国加征关税的几批清单从美国对华依赖度低的商品逐步扩散到对华依赖度高的商品,征税对象也从中间品和资本品逐渐扩散到消费品,贸易战的波及范围正从企业蔓延至消费者,负面影响持续扩大。

  第三,特朗普面临民主党的弹劾威胁,特朗普急切希望通过促成与中国的经贸协议缓释国内政治压力。9月2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将推动弹劾总统特朗普的程式。虽然此次弹劾是民主党困境之下的极端手段,想要“扳倒”特朗普的难度极大,但对于谋求连任的特朗普,仍是一个极大的扰动和不和谐音符。

  第四,贸易升级对中国的负面冲击已扩大至更广泛领域。对中国方面,除了对美出口下滑的直接影响外,贸易下滑对于国内制造业、工业生产的拖累也在呈现,8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创自2002年2月以来数据新低。除此以外,企业家信心不稳影响投资;消费者出于对收入下滑的担心推迟消费。更加严峻的是,贸易摩擦持续正在促使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考虑产业链调整。从这个角度来说,避免中美贸易摩擦恶化符合稳增长的政策需求。

  经贸是两国关系压舱石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美经贸关系始终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于中美乃至全球经济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中美此次会谈中能够互相释放善意,全面讨论经贸问题,在众多分歧中促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初步达成,实属不易,避免了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更差局面出现。伴随着三四季度中美前期关税加征对美国的负面影响的进一步显现,以及特朗普连任压力下讨好选民的诉求,美方亦有可能加速谈判进程。笔者预计,11月智利的APEC会议将是达成协定的一个重要时点。

  当然,也应该认识到,中美贸易问题只是中美两国博弈的一隅。经贸冲突相对容易解决,要么双赢要么双输,短期达成协议的可行性相对较大;但技术之争则是更为中期的问题,是伴随着中国高端制造业崛起与技术追赶而导致的,短期内不会有明显的好转,冲突频率反而会比以往明显增加;而金融领域的摩擦则更是双方都不希望看到的。去年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讲话其实更透露出了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经济制度方面的分歧较大,这实际上是个更长期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短期内中美经贸摩擦有望得到缓解,但考虑到美方对华加征关税尚未取消,中美之间在技术、意识形态、外交等方面的分歧仍然存在、局势依然复杂,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将呈现长期化、复杂化的常态趋势。

皇冠平台-国际经济 皇冠官网-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唯一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娱乐官方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门户网站-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