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2日

英硬脱欧概率高

金融中心地位危矣

  图:分析认为,无协议下脱欧将影响英国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法新社

  远见卓识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以来,脱欧进展一直是欧洲重要不确定性的来源。随着目前脱欧大限(10月31日)逐步逼近,脱欧仍然可能是造成巨大波动的“灰犀牛”。笔者认为,按时协议脱欧可能性较低,无协议脱欧风险仍高。脱欧后市场短期波动增大,长期衝击英国经济并削弱其金融中心地位。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王 涵

  当前,脱欧结局可能有三:延期脱欧、新协议脱欧、无协议脱欧。英国议会通过的阻止无协议脱欧法案於9月9日正式生效,若约翰逊政府无法在10月18日前与欧盟达成协议,则需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交延期脱欧申请。如果约翰逊政府如期与欧盟达成协议且在英国议会获得通过,英国将能在10月31日前如期脱欧。但如果未能如期形成协议,且欧盟同意延期,脱欧大限可能再次延长至2020年1月31日。在其他情形下,包括未能如期达成协议且欧盟不同意延期、约翰逊拒绝执行议会通过的反对无协议脱欧议案、约翰逊未通过不信任投票被迫辞职等,都很可能致使无协议脱欧。

  立法修宪时间有限

  整体看,无协议脱欧的概率仍高:

  1、北爱边界问题多方诉求不一,达成议会多数满意的协议较为困难。此前的脱欧草案“流产”,最大矛盾点在於爱尔兰边界问题,包括欧盟、文翠珊政府、保守党强硬派、保守党盟友、其他反对党在内的多方,各自的诉求实际上是不一致,且难以协调的。因此,对於约翰逊政府而言,要在规定时间内(10月18日前)达成议会多数满意的协议草案,是较为困难的。

  2、即使议会投票通过,留给立法修宪的时间也较为有限。即使约翰逊政府在10月18日与欧盟谈判得出了协议草案,并且获得议会投票的通过,到最后脱欧还需要经过议会修宪立法。而回顾脱欧相关法案的立法流程,往往需要2至3个月,但届时距离10月31日最终脱欧大限,其实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3、如果未能如期达成协议,欧盟未见得会同意延期。按照议会最新通过的法案,若约翰逊无法与欧盟在10月18日前达成脱欧协议,则必须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交延长脱欧期限申请,甚至措辞都必须按照议会要求。而如果欧盟不同意不统一延长脱欧期限,英国仍将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离欧盟。当前来看,在脱欧上耗费的时间已经过多,转移了欧盟对其他议题关注。而原来欧盟方面主导脱欧谈判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将於10月31日退休。因此,欧盟未见得会允许英国再次拖延。

  4、此外,反对党可能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也将左右脱欧结果。若反对党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且政府未能通过不信任投票,英国需要立即启动大选。即使通过投票,也可能像此前的文翠珊首相一样,失去对议会的控制,而后被迫辞职。

  综上所述,在10月31日前英国和欧盟达成协议并按时立法脱欧,目前看是困难重重。而如果届时欧盟不同意延期,无协议脱欧将是很可能的结果。

  无协议脱欧情境下,单一市场将不复存在。此前,文翠珊政府以在爱尔兰边界等问题上对欧盟的适度让步,争取到了过渡期,即在2020年前,欧盟的法律仍然适用於因果。但由於此份协议最后流产,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景,过渡期将不复存在,英国将不再属於欧盟单一市场,具体而言:

  1、人员和货物将无法自由流动。欧盟和英国将在11月1日立即开设边境检查,英国企业不再享有欧盟金融及商业服务的准入许可,各大企业需另行申请相应的准入许可。英国甚至可能禁止欧盟人员进入。在此前的协议中,保证人员自由流动是一项重要的承诺,双方公民申请居留许可后即拥有与当前相同的各项保障。

  2、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往来将按WTO规定收缴关税。英国现在属於欧盟单一市场,与欧盟贸易实施零关税,若按照WTO框架执行,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平均关税约为3%至4%。

  3、英国可能拒绝缴纳脱欧“分手费”。此前,文翠珊签署的后备条款中,英国需支付欧盟的分手费达到350亿至390亿欧元,若无协议脱欧,鲍里斯表示分手费将直接减少到90亿,差额部分将用於国内发展。

  影响金融中心地位

  英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未来影响几何?

  经济:总量上至一季度对GDP拖累约为2%,节奏上大限前明显“抢出口”。从2016年6月脱欧公投至今,根据学术界及各种机构测算,脱欧拖累英国GDP约2至2.5个百分点。实际上,拆分英国GDP来看,脱欧公投结束的一段时间内,即2016年三季度至2017年年底,英国进出口整体表现较为强劲,库存去化,这拉动英国GDP缓慢提速。但进入2018年,随着脱欧最后期限公布,叠加全球贸易摩擦升温、需求放缓,英国进出口由拉动转为拖累,内需中投资和消费也较为疲软(其中投资整体为拖累)。进入2019年,脱欧谈判屡屡停滞,脱欧大限从3月29日两度顺延至5月22日,为了应对潜在的无协议脱欧风险,2019年二季度出现了明显的“抢出口”现象,拉动英国经济会出现明显反弹。

  而往后看,由於最后期限当前被推至10月31日,三季度可能还有一定“抢出口”,但幅度肯定会弱於二季度,而且难以逆转英国经济整体下滑的趋势。当前如果最终英国无协议脱欧,对英国的衝击将大於欧盟:根据OECD(经合组织)测算,至2022年这将拖累英国GDP约3个百分点,拖累欧盟GDP约0.6个百分点。

  通胀:英镑贬值推升输入型通胀,英国央行不得不加息应对。脱欧公投后,英镑快速贬值,直接导致了输入型通胀:英国通胀水平从2016年5月的0.5%一度飙升至2017年的3.1%。通胀压力下,英国央行被迫自2017年11月宣布加息。虽然货币政策的调控下英国通胀稳步回落。但由於脱欧不确定性高企,英国央行的未来操作空间仍然会受到制约。

  贸易:脱欧最后期限有所扰动,但英国与欧盟主要国家贸易整体下滑。脱欧后,英国将不再属於欧盟单一市场,这意味着海关手续将更加繁杂、关税税率也将有所提升,这无疑会对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产生衝击。当前,欧盟在英国整体贸易量中佔比约50%,其中德、荷、意、法是其主要贸易夥伴。虽然欧盟对外的关税并不高,但脱欧仍然对英国与欧盟产生了明显衝击,其中英国对德国的贸易逆差明显收窄。而如前所述,脱欧大限原定於3月29日(两度顺延至5月22日),为了应对潜在的无协议脱欧风险,2019年一季度出现了明显的“抢出口”现象,而“抢出口”效应衰退后,出口拉动也明显回落。

  投资:投资增速相对放缓,但脱欧以来英国对欧盟的跨境投资明显提速。横向对比来看,英国投资的整体增速已经弱於G7其他国家,显示脱欧对英国内需的负面衝击已经在体现。而脱欧以来,英国对欧盟的FDI(外资直接投资)投资明显增长,且分行业来看主要集中在服务业,製造业则保持稳定。

  金融服务:脱欧将影响英国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考虑到牌照问题,脱欧后,英国银行需要在欧盟剩下的27个国家设立分部,才能继续在欧盟执行业务。脱欧公投以来,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卢森堡等欧洲金融主要城市,就积极争取伦敦的金融业进驻。根据安永调查,截至2019年5月底,222家受访金融服务公司中,目前已经有91家表示将部分业务从伦敦转移至其他欧盟城市。虽然英国为此已经做了相当準备,但脱欧无疑仍将明显削弱英国当前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皇冠平台-国际经济 皇冠官网-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唯一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娱乐官方网站-国际经济 皇冠官方门户网站-国际经济